墨城二年:四部.一章、鬼夢

文:麥敬灝,記二零一二年,未刊稿

枕前燈,窗外月,閉朱櫳。燈掣與睡床甚遠,為免深夜尋不得開燈處,位處門後天花燈,連夜長明。

某夜凌晨,在睡夢中望見所居之房間天花板與天花燈,環望四周,發覺此夢中所見者與睡前清醒時所見者,完全相同。未幾,即聞有人敲門。半夜三更,門外者為何人?鄰房各戶,皆不相識,豈敢擾人清夢?躊躇之際,敲門聲忽止,一黑影穿透此門,向我步來。此影之狀若人影,惟人影必隨人而行,此影獨有影,無人,步聲咯咯。黑影漸趨漸近,而我全身忽然動彈不得。黑影步至身邊,我即醒來。

不知此鬼從何而來,所為何事。以後為免再見此夢境,睡覺前索性關盡房內所有燈,俗語有云「見過鬼必怕黑」,非也,見過鬼豈再怕黑?以後睡覺時,伸手不見五指,若再有黑影鬼不請自來,亦夢見不得。卧床不見燈光,卻見月色柔白皎潔,且甚明亮,足以閱書。

那夜見鬼後,卻感鬼猶未去,特意往大學圖書館漢文部,借某《金剛經》之解說本略讀。不料每閱此書,心不禁驚慌,手即感冰冷打顫,驚者非我者,鬼也,故又於電腦網絡尋得觀世音菩薩像,印之貼於床頭。此鬼懼佛經,日讀《金剛經》解說本數頁,一周後,驚懼之感已除,此鬼已去。

凡在夢中,見似夢之真境,即能見人間所不能見之靈,以前所見者皆有人貌,且不令人心懼,獨此鬼有影無人,實不知為何方怪物矣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