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二年:三部.九章、暫歸

文:麥敬灝,記二零一一年,未刊稿。

一年前來墨爾本,在機場有車接送。年末,將近過年,回香港拜年,該如何往機場,就要自行在網絡搜尋資料了。

夏季已至,窗外樹已長滿綠葉,茂密甚,幾看不透樹後風景。日間天氣燥熱,夜則甚涼,約攝氏十五六度,正是沙漠氣候,風載滿荒漠烈日炎意。

出門前,洗淨碗碟,雪櫃食物早已煮清光,拔掉其插頭,置水桶於其內,以盛溶霜水。無大行李,攜背囊即可,關電箱總掣,扭緊水喉總掣及煤氣總掣。關窗關門,往機場。

來墨爾本一年來,所買最貴之物,看來就是機場巴士車票,由南十字車站往機場,中途不停站,單程票價十七元,以當時兌換率計算,就是港幣一百三十六元,班次雖頻密,車上座位卻很少。車廂有兩節,中有接連處,令車身於轉彎時屈曲。市區路口雖窄,巴士能屈其身,故轉彎足矣。

機場大樓聲寂寂,見有波子機,但其電源已關,無法玩。隱隱感到有陌生目光向我射來,此人為誰?莫非是筆友之家人?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