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二年:三部.八章、雜記二則

文:麥敬灝,記二零一一年,未刊稿。

一、英女王訪墨爾本

西曆十月末,各科之小論文功課已陸續寫完,亦已盡力將英語修正,令其暢達,可惜英語根基不良,造詣亦非能在兩三月內急進,算了吧。

二十六日,下課後在皇家大道(Royal Parade)乘十九號電車往費林達街轉電車回宿舍。電車駛至依莉莎伯街(Elizabeth Street)路口時,卻見警察封路。車廂內當時站滿人,有人不耐煩,高聲叫司機開門,司機不理,後來有人按門邊緊急掣,令車門打開,下車後即急奔去。澳洲人之活力,由此可見一斑。原來是日英女皇來訪墨爾本,警察封路使女皇車隊先過路口,車隊駛過後,電車復駛。但我所乘之車卻依然不開,因有車門未關,電車司機在車廂眾人間擠過,一面無奈,扭一下緊急掣,關妥車門後,電車始前駛。

後來得知英女皇乘車往費林達街另一電車站,乘「皇室電車(Royal Tram)」遊覽墨城,此皇室電車型號為「Z型」,電車公司特為此車貼新貼紙,此貼紙印有英國國旗之紅藍色。

墨爾本人果以其電車為榮。

 

二、煮食

白居易〈閑卧〉詩云:

盡日前軒卧 神閑境內空
有山當枕上 無事在心中
簾卷侵床日 屏遮入座風
望春春未到 應在海門東

第二學期已至尾聲,如此就在大學拋書包掉書袋玩弄文字近一年矣。雖所學者皆為大學生應習者,卻無處以踐己所學,為何?大學內假大學生太多,假讀書人太多。

大學畢業時,巧遇金融海嘯,際遇或因而有礙,不過就算金融市場無風浪,我此等人亦未必尋得職位,本來無一位,何處怕浪摧?而在墨爾本,年輕亞洲學生之聲譽早已差,故常聽聞本地人不願聘請亞洲學生做工。若境遇與古時無法進仕者相似,則煩惱不必。時運大勢境遇,豈能以小小煩惱改變得來?

閒暇漸多,逛超級市場購食時,就不必趕忙。澳洲有各國移民居住,超級市場因而有各國食品賣,例如有香米、珍珠米、巴基斯坦長米、意大利米,有墨西哥之塔高粟米餅(Taco)‧在居室內,偶作壽司飯團,偶包餃子,偶作咖喱,偶作墨西哥夾餅,偶食法式芝士蛋糕或意式堤拉米蘇蛋糕(Tiramisu)。意大利粉(Pasta)有各種形狀,意大利粉醬(Pasta sauce)品類亦豐,亦食過試過不少。沙律則有便利裝出售,有海撒沙律(Caesar salad),有意大利沙律,有紅菜頭沙律。此等包裝內,菜已洗淨,附有沙律醬汁,將菜與醬汁攪拌混合,沙律即成。

有時或在網絡上與人談天,但在香港生活十多年,尚遇不得半個投契之人,在網絡上,自當亦如是。在墨爾本就連與人談天的話題也想不到。與陌生人閒談兩三句雖甚平常,但只僅此而已。且見澳洲人多好動,自己卻好靜。算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