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三部.六章、社會科學門外漢

文:麥敬灝,記二零一一年,三稿(未刊稿)

環境學院課程門路雖多,卻因我以前並無修讀過工程學及政治學,故獨有一大堆社會科學(Social Science)與管理學科目可修。學者若說「淺談」或「淺見」,只為謙辭,而我說社會科學,實僅為膚淺見識也,上課之前,韋伯(Max Weber)、傅柯(Michel Foucault)之大名尚未識,遑論亨廷頓(Samuel P. Huntington)之文明衝突論或托克維爾(Alexis de Tocqueville)之《舊制度與大革命》乎?

以前在香港大學主修生物學之由,只因天生無算術天份,中學三年級選來年讀文理科時,心忖文科乃黃泉路,理科則為奈河橋,死路兩條與死路一條無異,何以揀擇?十年後,方知文理科班皆為幻覺,一紙證書是虛無,只有才學能令人心服者方為實。

社會科學一門,將社會中人看作「化學物(chemicals)」,學者將社會眾人以其「化學特性」約略分類,觀察各類「化學品」混合之際將有何種「化學反應」,記錄各類「化學品」之變化過程及最後結果。《老子》有謂「天地不仁,視萬物為芻狗。聖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」,社會科學學者眼中之人,亦如「芻狗」,因不能藏其仁心者,難以看清人間世之實相。觀此等「芻狗」之「化學反應」,只為從中尋出佳良治術。治術者,若用之於小處,則或稱管理之策(management strategy)。「化學反應」或經籌謀而促成,或早已為坊間常事,若某種「反應」經統計學分析後,判定為人間常理,新理論或「模型(model)」生焉。例如人與人之間除了金錢,亦有「社會資本(social capital)」,所謂和氣生財,皆因人情偶爾能代替金錢,但此情卻難以金錢衡量及估計。又例如愛因士泰(Arnstein)於一九六九年寫成其「市民與事權力度八級分法(Ladder of Citizen Participation)」論文,此學者縱覽當代政府作各決策前,市民能參與會議討論及其能左右決定之力量高低,將市民於其中之權力,分成八級。第一二級為無權。第六至八級則為市民掌權,與事者與決策者平起平坐,彼此有討價還價之力量。金錢雖甚有力量,若市民之權力達六至八級,決策者則非「有錢大哂」矣。惟此八級分法,易令人誤以為級數愈高愈善,非也。修讀其中一科時,各同學須視課室各人為「化學品」,自己亦為「化學品」之一,觀彼此「化學反應」何如,將觀察所得,寫在周記功課內。社會人際間之關係,複雜如泥中微生物與動植物生存之道,有動植物在泥中共生互養,有千萬種細菌將同一食物化作千萬種類營養,又有千萬種微生物以此千萬食物之一兩種維生。坤厚載物乃美德也,此美德難以說明。

以前在香港讀大學時,「工商管理學」為熱門科目,人人皆欲報讀之,不知欲修何科者,亦報讀之。而主修生物學之同門,亦常有副修「商業管理學(business)」者。香港眾學院之「管理」課程廣告,似乎多富有市場學一類語言,商賈銅臭氣味甚濃,縱然其所授之論必有參照社會科學理論。或許如此,故見此城管理生意者所使之術,或從官者之治方,總難脫市儈習氣。又偶見立心不良者,圖於坊間做種種社會科學之試驗,特意在大小社區中加入某種「化學品」,以尋出社會各階層人心之惡處與弱點。化學家常言,若得悉某化學品與何種化學品混合後能產生何種反應之後,就可得其控制之法,繼而能藉此化學品,產出心中所欲製成之物。今藉此法污染人心者,居心何在?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