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三部.二章、管風琴國家公園

%e7%9b%b8%e7%89%870675

文:麥敬灝(三稿),記二零一一年,曾刊登於《毫末誌》

墨爾本市郊有管風琴國家公園(Organ Pipes National Park),論面積,全澳洲最小。有小河焉,其名積臣河(Jacksons Creek)。公園本是農地,一九七二年,地主轉讓此地予政府作國家公園,愛好自然者,自當年起,成立管風琴公園之友會。會中同好,合力修理園內土地,盼將此農地還原成殖民前之野地。

公園河谷某處崖壁,其上有六角形岩柱,墨爾本人以管風琴喻之,公園之名由此而來。古時此地玄武岩曾因地裂而溶化,後冷卻結晶成六角柱,柱本直,因地層移動而屈曲。此等六角石柱,香港萬宜水庫以東也有,石柱成為地質公園之景點後,常有遊客乘的士往水庫東壩參觀。

探訪公園之日,早上五時半起床,乘六時開出之電車往大學集合處,再乘旅遊巴士往墨爾本西部。四周農地,遠看如曠野,獨此公園有樹林,四周農地之直長邊界,將此林割成長方形。

若談環境保育,必先細察各團體之勢力。此公園之與事者,主要有:國家公園之友會、管理國家公園之政府部門、積臣河民間組織、水利部門。西方學者分析政治組織與團體間之勢力相爭,多用社會科學理論,故此,與同學於公園小室內,聽各團體申明立場後,回家讀社會科學論文,囫圇吞棗,寫功課斑門弄斧。

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刻意將農田改作「天然」土地,合乎「自然」否?何時才算「天然」?何時才算「非自然」?當初有人開墾土地,只為謀生,如鳥築巢,如蟻築窩,或亦自然。何謂違反自然?例如現代農業公司,只求以農作物謀取利潤,不在乎其生產之食物對人有益與否,基因改造過之食品會否有毒,其生產術有否污染水土。其心不正,其果必迂曲,此乃非自然也。

有謂民主乃人人權利均等,若如此,人人所負之責任亦應均等。若要人權利均等,人人責任均等,見識亦非均等不可。《莊子》有謂:「夏蟲不可以語冰者,篤於時也。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,束於教也。」西人有諺曰「天下無免費午餐」,某些人訂政策前,已仔細研究過了解過,但某些人則不學無術,參與公務只為求私利,兩者之權力,應否同等?

君子進德修業,小人欲享樂卻耗費萬物。佛雖曰慈悲,其寺尚有韋陀與四大天王看守,聽眾人論民主之義,愈聽愈覺得民主若如新宗教,可惜此宗教,卻無韋陀看守,令其園地住滿妖怪,無日安寧。

相片0665.jpg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