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三部.一章、首周上課雜記

文:麥敬灝(三稿),記二零一一年(未刊稿)

七月末,下學期始。

冬日時晴時雨,陽光普照時,氣溫攝氏十五六度,寒雨時,氣溫攝氏六七度,而因寒雨常隨烈風至,陽光又甚猛烈,故寒熱感覺,難與溫度對照。有人謂,濕冷天比加拿大之風雪更冷,但我從出生至今,尚未親眼看過雪,不知兩者之別矣。

轉眼就在墨爾本讀書半年有多,卻毫無難以適應生活之感,較之當年在香港大學讀書,墨爾本大學之師生皆自然得多。兩者之別何如?簡而言之,在墨爾本大學,同學之言皆為士人或讀書人之言談,而在香港大學,同學多說商人之語,一身生意人習氣,卻非商人家庭出身。若有功課要同學合力完成,眾人即分工,交換電郵地址,定期商談。而我在港大讀書時,做此等功課卻常遇到推卸分工之人,且不知為何,總有同學,以無做其分工,卻得功課之分數為榮。以前香港為海盜聚集之處,或許以此為榮之人,就是清末海盜之後代吧?而香港考試制度,偏偏選出此等人升大學,怪不得今日香港衰落至如斯田地。

由住處往大學之途徑甚多,或乘七十五號電車往市中心再轉車往大學,或乘九零三號巴士往洪氏格蘭站(Homesglen),乘火車至市中心轉車。若在下午上課,則多取火車之途,因此時非上班或中小學放學之時,乘客甚少,在此時上車,六節車廂共有乘客十數人。乘公共交通工具來往各地,其車廂本應寧靜,但在香港,有無良公司將乘客看作廣告收看者,在車廂安裝屏幕,逼乘客看廣告,又稱此等屏幕觀者多,推薦商家付錢播放廣告,此舉形同搶劫,搶去乘客寧靜獨處之光陰,以之換來廣告費。

火車由洪氏格蘭站往市中心途中,有兩處與電車軌相交,火車四軌與電車四軌交織成九宮格(另閱註)。火車必先減速至時速十五公里,緩緩駛過此等路口,電車亦如是。兩處路口旁皆有火車站及電車站,火車慢駛時,常見有人在火車旁行人道上往車站奔跑。人在此跑,比火車快。而十數輛汽車則在路口紅白閘欄前苦等,銅鐘噹噹不斷。

下學期所修讀之四科,皆出自社會科學及政治學。政府官或公司管工,定要懂得此等治術,故眾同學來歷不容小覷。有越南政府高官,有某某澳洲公司高層員工,有研究學者。某同學來自大陸,其頭函有聯合國某部門實習職位、某某機構研究政治學之類。在此大學,每逢學期首節課,頗多講師皆請同學輪流介紹自己來歷,而我有何資歷可言?不過是平凡學生而已。

(註:此段所述之兩處路口中,其中一處已於二零一六年改建,自此以後,火車經馬路底之隧道行駛,路口旁之嘉娜站[Gardiner]亦已重建。)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