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二部.九章、遊記之四:康堂藝墟與洛昂法餅咖啡店

文:麥敬灝(三稿),記二零一一年(未刊稿)

寒假時,有同學約我往康堂(Hawthorn)之藝墟參觀。康堂市郊區之建設年月,與墨城相差無幾。藝墟在墨爾本各地皆有,售賣之物,多為手工藝或家庭作坊之製品,亦有少量農產品出售。此同學來自臺灣,其洋名稱祖絲。祖絲兩位朋友,在此藝墟內賣自製飾物,此二人為情侶,亦從臺灣來。藝墟內眾貨品皆昂貴,手工皂一塊售五至七元,而蔬果則皆比超級市場貴。

此對情侶,或許已來墨爾本多年,故懂得如何申請經營攤位。但情侶與我必然話不投機,故我並無假裝客氣買其飾物,檔主甚善,推薦附近某咖啡店,將其名稱地點告知祖絲,謂此店在墨爾本無人不識。

隨祖絲沿路步行須臾,即至洛昂餅店(Laurent),此乃法式餅店及咖啡店。有曰墨爾本所賣之咖啡甚著名,但我並不知。上次往咖啡店在何時?四年前,與家人及舅父往臺灣遊玩,某日乘車至九份小鎮後,曾於星巴克店小歇,此乃首次,之後一直沒有去過。而今與同學站於咖啡店櫃檯前,只見櫃檯下有三層玻璃架,放滿糕點,故此,牆上餐單亦密密麻麻。我不熟悉咖啡名稱,故抬起頭,茫茫然尋找咖啡價目表,祖絲則如若識途老馬,在我茫茫然四周張望之際,就向侍應說,要西餅一份及意大利泡沫咖啡(Cappuccino),我尋不得咖啡價目表,故亦點泡沫咖啡,三物共售九元。祖絲說沒有零錢,叫我先代為付款。

與祖絲共坐咖啡廳之庭園內,心忖每一口咖啡皆貴,但呷飲時,卻不知其美味在何處。西餅亦如咖啡般,其味雖佳,卻「過舌即忘」,今已憶不起兩者之味道矣。

以前在香港曾學過普通話,教師為北京人,故我所說之國語,臺灣人聽起來或略嫌京腔太重。我就以此種怪腔調與祖絲閒談,至於聊過些甚麼,今已忘記。寫作狂往往亦為演講狂。但我能暢談之話題甚少,故估計當時只說過一大堆閱書後之廢話吧?

咖啡貴,捨不得喝太快,最後則倉卒吞涼水離去。臨別前,同往高氏超級市場(Coles)買菜買肉。後到格蘭菲爾火車站(Glenferrie)時,見月臺兩邊火車剛巧同至,彼此即怱怱道別,我登上火車往西行,彼則乘對面月臺火車往東去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