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二部.八章、寒假雜記續篇

文:麥敬灝(三稿,二稿曾刊於毫末誌),記二零一一年

墨爾本冬季雖不下雪,入夜後,寒風猛如颱風,故墨爾本人甚少於冬夜出門。宿舍乃木建房舍,忽爾烈風襲來,宿舍樑柱隨即震動,舍外樹枝隨風而擺,劃過房外走廊玻璃窗,吱吱作響。木牆不及磚牆隔聲,樓上樓下與鄰居之聲音,我常常也聽見。

樓下住客,曾見過一兩次,身材高大且壯,不知來自何國,或許是歐洲人。日日在其房內玩電腦遊戲,此人在電腦世界裏開槍射擊時,其低音喇叭即傳來低聲震波。後來,震波或惹來鄰居投訴,經一番擾攘後,聽過一堆爭吵後,音量已調低,但其人玩遊戲機時之叫罵聲,依然煩人。

房舍住戶少,出入時,甚少遇見鄰居,但宿舍大門開關聲,同學上下樓梯之腳步聲,則清晰可聞。樓上住客腳步沉重,常急步行走,震動我室天花燈罩。猶幸聲音未至於令人煩擾,在此居住可安心做功課。

首學期成績已知,功課已批改,陸續收回。成績比我預期佳,幸甚。

生活就盡是查書與文獻、買菜、煮早午晚飯、讀閒書,每寫完功課後,再另花數日改正拙劣文句。或許大學中人語文皆厲害,而我卻甚少讀英國文學經典,故文句改了又改,始終不順眼。

功課之一,為某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之評論。坊間所見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,雖看似有統計數字,有實地調查記錄,但此等統計與實地調查數據之法,多不準確,逃不過學者慧眼,故今已無學者做此評估。為何不準?一年四時,有花開有花落,動物會遷徙,而每處土地於不同時期有不同物種棲息,但寫報告者,怎會花兩三年觀察這些細微變化?以前在香港也修讀過此科目,那時候是井底蛙,以為只有香港的環境評估才如此,原來非也。

新學期將至,將在寒風中上課。墨爾本寒風,澟冽而清新,如寒泉淨水。房舍多有安裝暖爐或暖氣機,日間若有陽光,氣溫攝氏十二度左右,夜晚若無雨,氣溫約攝氏八九度,但冬季日夜常有風雨,故有人說此天氣比加拿大下雪日更冷。

居室內有暖爐,但暖爐耗電多,故無開,且牆內有保溫物料,故晚上煮飯後,居室內便夠暖,晚上睡覺,蓋上厚厚羽絨被,就夠暖睡到天亮。室內暖,窗外寒,窗玻璃上常有水霧,霧積成水,早上醒來,窗邊總有一大灘水,水沿窗框邊緣流落至地板上,很像淚。

墨爾本火車、巴士、電車之車票,皆為墨卡(Metcard)和邁奇卡(Myki)。墨卡是磁帶車票,電車上與火車站裏,皆有售票機。若上巴士前無車票在身,則向司機買票。車票收費系統,接上落車處所跨越之區域數量計費,以前墨爾本與眾城郊區共分三區,今則共分為兩區,一區則為墨爾本市及其附近市郊區,二區則為墨城二十公里以外眾市郊區,而一區與二區交接處有重疊之範圍。上落車處同在第一區,買一區車票,同在第二區,則買二區車票,上落車處若分別在一區和二區,則買「一加二」區者。車票有二小時票、日票、周票、月票、年票。我多數買二小時票及日票,因非日日乘車。二小時票,登車驗票後二小時有效,可在此車票之區域內坐巴士電車火車,次數不限。日票則即日有效,周、月、年車票之理同。

不料墨卡系統已老舊,曾在火車站售票機買票,機器找錢時多找二元,數日後,在電車上買票時,卻不知機器已壞,結果機器吞去二元硬幣。此二元,真如粵諺謂「唔係你財,唔入你袋(非你之錢財,不入你的口袋)」。若以墨卡乘車,入站或上車時,要先將車票放進驗票機內,驗票機於車票背後印上乘車日期時間。若車票過期,驗票機即亮紅燈。不過,政府將於一年後廢舊車票系統,換邁奇系統,故舊系統驗票機就算壞機,亦不再勤於修理之。某機將我的周票弄壞,我回居室後,即寄信往車票公司,換回四張日票。自此以後,我改買邁奇卡乘車。

邁奇卡智能車票,與香港八達通相似。上車下車皆於讀卡機上拍卡,此機於下車後拍卡時,即計算上下車收費區及時間,扣眾車票中最便宜者。邁奇讀卡機反應比香港八達通機慢些,有時將卡緊緊蓋在讀卡機上,等一秒始嘟一聲響。

電車站與火車站,大部分皆無閘門,故此不買票而乘車者甚多。聽說有人計算過,若查票員少,寧可不買票,遇查票員後交罰款,所罰金錢比買車票所花錢少。故此,政府聘請愈來愈多查票員在火車電車上查票。或許,坐車不買票乃反抗之舉,因墨爾本人對公共交通設施頗有不滿。偶見無車票者與查票員對罵,甚至動粗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