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十七章、閒步高街

文:麥敬灝(三稿,二稿曾刊於毫末誌),記二零一一年

墨爾本人愛樹愛動植物,家家戶戶,種花草樹。或許有人會說,都市裏的水泥玻璃金屬機器,說到底,終由自然而來,為何偏愛花草?都市水泥玻璃機器中,只為自然各物之醜陋結合,猶如洋人芝士混唐人廿四味涼茶,作火鍋湯料煮羊腿。

散步靜謐市郊地,洗滌疲憊心靈。倦了,倦了,蠟燭熔成一團,再也站不起來。將來,若要為此等玩弄機器賺錢,要交出工蟻憑證,但若你一出娘胎,就是莊子筆下的大鵬,那怎麼辦?若你一出生,就是尼采筆下的超人,怎麼辦?

香港都市擠迫,故偏愛工蟻,令新事物新思想無可容之處。而今站在聖佐治大道(St. Georges Road)旁,抬頭看藍天開朗,靈魂從窒息蟻群中逃脫出來。天空再無水泥大樓侵蝕,冬日寒風,炎夏陽光。無人步行,快車呼嘯而過。電車廠內,圓頭老電車列作兩排,此等電車車廂以木製造,故行駛街上時,咚叮作響,聲如木鼓。

再往前行,見有舊汽車擱於貨倉前地,有木板寫有「售,七千五百元」等字,及聯絡電話號碼。車已老,香港人稱舊汽車作老爺車或「錢七」,老爺者,以人喻之,錢七者,以老機器音聲喻之。香港汽車保養費貴,停車場費又貴,排照費也貴,故香港人在外地,總有錯覺以為外國汽車特別廉宜。但我從小到大,常過半僧半人之生活,實在不知汽車價錢如何。

至十字路口,便見麥當勞餐廳,餐廳外面有停車場。算算澳元匯價,便得知此地麥當勞價錢比香港貴得多。

沿著高街往南行,每隔一陣,便見八十六號電車嗚嗚嘭嘭駛過。高街兩旁土地,皆為商業用地,但商店皆為低矮平房,樓高一兩層,偶爾有屋宇高兩三層。眾老紅磚矮房中,有酒吧,有雜貨店,有花店,有塔羅占卜店,有殯儀館辦事處,有中醫診所,有教堂,有理髮店。在諾夫高附近,有新式住宅小樓剛落成,樓高五層,此樓已算是「高密度住宅」了。

如此走五公里路,實在輕鬆。在這趟旅程中,遇不到半個途人,因平常人皆以汽車代步,而行人路對此等人來說,只為車門與店門間之臺階。

行人路,獨我行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