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十三章、北佬華人鎮——博士山

文:麥敬灝(三稿,二稿曾刊於毫末誌),記二零一一年

寄住處屋主說,博士山(Box Hill)是越南人聚居地。聽她說話的語氣,必知她嫌此地新移民太多。在一九八零或九零年代移民潮時,博士山在香港移民眼中,只為荒涼之地,故當年甚少香港人居於此。香港移民多居住諾夫高(Northcote)一帶,諾夫高就在我住處南面,坐火車駛經一站便達,故坐火車上學或回家時,常聽到有乘客說廣東話。墨爾本的香港移民,而今多數已是老人,即使說廣東話,也已經馴服粵音之響音,故不會在此寧靜城市裏高聲談話。

我坐一零九號電車訪博士山,這裏不是越南人聚居地,而是大陸移民聚居地。這裏有一小段街道,兩旁餐館林立,此街景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深圳或珠海。低矮方形樓房,掛有窄長招牌,招牌上以簡體字寫明店舖生意,例如外幣兌換店,華人餐館,四川火鍋店,華人會計師行,港式麵包店,中醫診所,華人菜市場,有日韓式美髮店。茶餐廳餐牌則寫正體字及香港常用語,估計只有此店為香港人所經營。博士山市中心有商場,其格局就如香港火車或地鐵站上蓋商場。遠看此商場,猶如見千層糕,火車站在地面,商場蓋在火車站上,巴士站在商場頂層。今日只是來參觀,不料數月後,我卻常常來。

博士山市集垃圾箱,使我難忘。垃圾箱上的告示,居然有中英對照,其中一行字寫有「請勿再循環(No recyclable items please)」五字,此話不通,其本意應是:「可循環再造之物,請勿棄於此」,或再簡單些:「請將鋁罐、塑膠、廢紙放進回收箱,勿棄在此」。再想深一層,為何在英語國家內,只在某市集垃圾箱上,貼出電腦翻譯中文字句,叫人勿亂棄垃圾?此乃蔑視該處華人之舉,因有人連如何棄置垃圾也不懂。而以電腦劣譯文句作說明,而非特意請專人翻譯,亦同樣只因看不起你。

有大陸人來到澳洲經營生意,不願在招牌寫簡體字,卻因怠惰,只用電腦將簡體字換作正體字,卻不知某些簡體字來自兩三正體字,故簡體字文句,往往難以再換回正確正體字,例如簡體之「發(发)」字對應正體之「發」與「髮」,簡體「後(后)」字對應正體之「後」與「后」。現今電腦縱然外表華麗新潮,但卻不能在轉換簡體字作正體字時,將文章每個簡體「發(发)」,因應前文後理,準確換回「髮」或「發」字。所以坊間之人說簡體字是殘體字,實在有理,簡體字系統實在有先天缺陷,決難長壽,而今在大陸,亦只是以權力機器,勉強為其續命而已。簡體字又將阿拉伯數字當成文字,強制入文,猶如在殘體傷口上灑蛆,不堪入目。

澳洲人似乎已甚為熟悉華人文字,有文化涵養者皆知簡體字從何而來,因而必會捨簡取正,以示尊重,顯其修養。誠然,有外國人很膚淺,學中華文字,只為功利,故只願速學,以為學寫簡體字必比正體快,實際上兩者俱難。亦有外國人深明正道,毅然學寫正體字與傳統書法。

「入鮑魚之肆,久而不聞其臭」,「鮑魚」即鹹魚,最與此等賤字臭味相投者,莫過於房地產中介公司,其櫥窗所貼之簡體中文告示,突兀且醜,文句似亦由電腦自動翻譯,懂得看中文字的人,居然看不懂。可見洋人地產經紀,同樣是那種嘴臉,那種品味。

博士山之名雖有山字,但實際上只有一點點地勢起伏,無巍峨山脈。聽說博士山以前是小鎮,非墨爾本市郊區的一部分,後來墨爾本城郊擴張至博士山後,此地便為墨爾本大都會市郊區之一。故此,城市基礎設施,如醫院與購物商場,皆見於此。屋主常來博士山醫院看醫生,怒斥此醫院是迷宮,人或會困死在裏面。

我在博士山商場行過兩圈,商場內有攤檔賣港產電影與韓劇光碟,有無綫電視台攤位,原來電視台於此地為人安裝衛星天線,令墨爾本華僑能收看香港電視節目。亦有書店,有墨爾本當地書店,亦有大陸簡體書書店。可惜,大陸書店內書本極少,店內貨物十居其九為華語電視劇與電影光碟。在日本,有位書店創辦人曾自嘲說,在貨車上開小書店,店裏只有二千本書,實在太少,少得令他不好意思說此乃書店,又謂,書店若無四千本書,就不算是書店。但此簡體「書店」,看來連二百本書都沒有。據聯合國發展報告所言,澳洲是世上第二大發達國家,看看兩地書店之別,便知兩地人文修養何如,亦知「大國」尚未堀起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