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城雜憶:八章、日本地震、亞洲超級市場

文:麥敬灝(三稿,二稿曾刊於毫末誌),記二零一一年

屋主每天一下班回家,就煮晚飯。墨爾本位於南半球,三月,日長夜短,太陽在晚上八時才下山。我們通常在六點鐘就吃晚飯。今天回家時,一班火車取消,回家晚了,每次遲回家吃飯,屋主也會打趣問我,「你搞甚麼鬼」(What’s wrong with you)。

踏進飯廳,便見電視新聞直播日本地震海嘯。海水湧進城鎮,推倒地上一切,沖斷房屋樑柱,沖毀無數家園與無數生命。而我和世界各地無數人,卻只能定睛看著他們受難,誰也不能馬上伸手去幫他們。每次災難來襲時,人才會醒過來,敬畏自然,但到了太平無事的時候,卻又回到名利虛妄中,連一場雨也忍受不了,因為下雨使他少賺了錢。

 

常往墨爾本市中心閒逛。一天,沿著歌林斯街(Collins Street)慢行,從史雲頓街往西走。歌林斯街是銀行街,與香港的中環一樣。歌林斯街也是墨爾本的老街,聽說上一輩的墨爾本人,不叫這裏作城區,而叫城區作歌林斯。這裏有劇院,有銀行大廈,有很多老建築。有些大樓,將老外牆雕飾保留,如澳門大三巴般,但將內部重建,新舊合一,保留街景情味。這些雕飾,彷彿是密碼,為某人保留秘密。這裏好像有歷史建築徑,但我沒有跟著這條觀光路走,總覺得,這裏的建築舊而不古,在歐洲人來以前,這裏的風景如何?原住民住在哪裏?香港的城市歷史也不太長,與墨爾本的年紀差不多,但是我們有東漢古墓,唐代磚窯,石器時代雕刻。而在這裏,城市似乎完全掩蓋土地上的古味。我只能在街上現代建築中,看到原住民的「藝術品」,可是,他們將原住民的畫,鑲在西洋畫框裏,這是甚麼隱喻?

手機非智能手機,和別人聯絡,只用短訊或電話,無手機程式可用。智能手機通常有兩個鏡頭,我手機只有攝影鏡頭一個,故拍照時永遠站在鏡頭後面。拍照後,本打算只將相片存在電腦裏,某日經過一家連鎖文具店,見沖洗照片之價錢,居然比香港便宜,便急不及待印一大疊照片寄回家給家人看。

 

我逛過數間亞洲超級市場,看看有沒有便宜貨賣。澳洲真大,本地大型超級市場當然當然大如香港商場,但亞洲超級市場規模亦不小。華人即使完全不懂英語,只要有錢,只要懂得來亞洲超級市場買生活所需,就能生活。亞洲超級市場,百貨俱全,調味品和即食麵,來自韓國、日本、臺灣、香港、新加坡、大陸、印尼、泰國,有中日韓馬拉泰式廚具賣。雖超級市場之名是亞洲,但裏面通常是東亞和東南亞的貨,賣南亞貨的商店都叫印度超級市場吧?

進口貨品要交稅,但今年澳幣匯率奇高,所以,本地貨不比進口貨便宜。我現在住在寄宿家庭裏,每天三餐之控制大權不在我手,我只能在超級市場買些零食和飲品。

 

日本地震後,核電廠泄漏輻射污染物。修讀環境學,自然格外關心這次環境大災難。香港人若然外表瘦削,戴著眼鏡,在別國人的眼中,就和日本人一樣。故此,一天下課,就有同學問我是否日本人。

不知為何,外國人通常將香港人和臺灣人看成日本人,但是,卻不會看錯大陸遊客。屋主曾經說了番話,令我解惑:以前本地人放假時,喜歡到市中心逛街,到美亞百貨公司購物,以前貝約街(Burke Street)天天熙來攘往,現在卻全是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(RMIT University)的亞洲學生。她又說,墨爾本的房屋價格,近年暴漲,市中心的房屋價格,貴得瘋狂,是因為大量投資移民來買樓房之故。她還說,有些移民買了房子,又買農地,但是卻不種田,不知道他們買來做甚麼。

屋主的房屋價格,也貴了很多。不過,房屋價格上升,卻使她生氣,她道:「要是有人想買新房子,怎麼辦?他們只能買得起莉莉谷(Lilydale)的房子,但是那裏甚麼也沒有,沒有巴士,沒有火車。我這裏就好多了,你可以坐電車,坐火車,有超級市場,但是莉莉谷只有很多很多新移民。為何要逼人住到那裏去?」

 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