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王

文:麥敬灝(載於毫末誌第三期,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)

足球場上,一群人在踢球追球,一邊玩,一邊大叫。
球卻在哈哈大笑,心忖:他在戲弄這群人,我就是這裏的主角。
球說:這些人,一看到我,就變得不像人了,他們衝撞,仇視對方,有時甚至為了我打架,辱罵其他人。
球說:我不會覺得痛,人才會覺得痛,可是人看到我,彷彿再看不見眼前人,眼前的人不是人,這些物件不會痛。
球場綠草說:我不想長高。我一長高,就有人割斷我的頸子。他們壓抑我們,只是為了使那些瘋子,踏在我們身上追球,壓死我們。
球說:最可笑的事情是射龍門。他們居然說「失準」,他們居然怪別人射不準,我最好玩之處,不就是永遠也控制不住嗎?
球場綠草說:球,你最厲害,你控制住踢球的人,但他們還是來踩我們。
球說:他們要花時間控制我,卻不花時間控制自己。
草說:他們說,踢球的人很好看,但他們踩著我們。
球說:嗯!對不起,我就是控制不到他們不種草。

初稿完成於戊子二零零八年

廣告